Bagelcrew'

Momenstary:

练习)心情不好得画点可爱的玩玩..

薄核TANDEE:

中山鹿 

本来是帮中山路某小吃店做的壁画...结果画完人家不要咧...   原来工作的工作室也坑爹  没有定金  酬劳分红也没我的份  最后客户不要 老板也一声不坑  最后还是自己逛街时发现已经换了一幅画...

扔了怪可惜...

换了种风格把它画完整吧...

吴犇笔记:

《作品回忆篇 II》

这组归下类,名字为《翅膀》吧

想想也是,那时候作品都是有色彩的,

用沈同学的话来说:"现在是成熟与深刻了“——仅是相对于以前。

那个时候刚毕业,

还没来北京,在青岛的一个小设计公司工作,没事的时候教教小孩陶艺。

没有直接来北京的原因是,那样对我来说短时间赚不到钱,

而当时我是需要钱的,去买一张往返的机票,实现与她的一个约定。

那时,每到领到那不多的薪水时,看着钱在一点点叠加,

6000多的机票对我来说不是一个小数字,每次都能离愿望更近一些,心里总是特别高兴。

而这些纸上的作品《翅膀》,《小卒》还有那无法分类的《杂片》都是在那个时候完成的,

约定得以实现。

  ... .

再后来便是一路北上,来到北京,中间发生的故事,让我画面中出现了现在这种面貌。

回忆会把人带到很远很远,然后就会出现那个已荒废的名字。越来越清晰... ...

 

 

 

 

听星人:

每当我找不到存在的意义 每当我迷失在黑夜里 

夜空中最亮的星  请照亮我前行


遥远的浮生川:

 

最近做了一个蓝色,青色系的练习.

运用了一些平常少用的搭配和颜色.

还行吧,这种短期的训练仅能够快速提高对色彩的立即性掌控.

但是要深远的研究就还要更加努力.

基本上每张画下面都有注释.

个人最喜欢的还是鸭子的那一张,如果有时间的话请一定要体会“暴风雨中的暴乱与制衡”这几个字的含义.

以及我的帆布鞋设计=   = 不介意的话就点下它 &  ..

苏小泡:

#一个人剧场#世间没有不散的筵席,我对微醺的自己举杯说 (文/余粒粒